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二百零四章 失忆盗神丧同福!

      小说: 万界最强之光 作者: 天坛非雨 更新时间:2019-02-21 21:53:10 字数:4366 阅读进度:204/234

      “我明白,不过······算了,有些隐藏在迷雾之下的事情,终究会自己显露出来,到时,一切自知。”卫无忌欲言又止,他很想跟上官海棠,说一些事情。

      想着那个人在上官海棠心中,如神般的地位,这话,还是压在了唇舌之间。

      “我倒要看看,接下来,还有什么本事跟手段。”抬头凝望着无边的碧波晴空,似是冥冥之中,隔着无限的距离,跟那位盘坐在护龙山庄大殿之上的身影,来了一次隔?#26025;?#26395;。

      “东瀛武学,倒也有几分意思。?#26412;?#31163;同福客栈不是太远的一所普通民居,有一老者,正低头诚心作画。

      在柳生但马守跟卫无忌动手的一瞬间,似是有所感应一般,抬头微笑中,自语道。

      “那个小子的武功,增长程度更是不可思议。”在这位隐居七侠镇的画画老者对面,古三通面带恭敬之意而坐。

      “相比你那个时候,似乎也差不了多少,要不怎么说长江后浪推前?#22235;兀俊?#22312;古三通的微笑不语中,老者继续低头作画。

      “你似乎知道很多的事情。”此时此刻的归海一刀,一如既往的沉默,寒冰如铁。

      相比几天前的入魔状态,这样的归海一刀,无疑是最为正常的。

      “你想从我这儿知道什么?”卫无忌扫了归海一刀一眼,淡淡的说道。

      “我的父亲,他究竟是怎么死的?”对于归海一刀而言,这无疑是最重要的问题。

      “你就一定要知道这事儿不可吗?”虽然早已有所预料,卫无忌还是有些无奈的看了归海一刀。

      “身为子女,焉能不报父仇。”归海一刀虽然没有咬着后槽牙,这个态度的坚决,却可谓是泰山倒而我不倒。

      “现如今的你,已经走上?#22235;?#29238;亲的?#19979;罰?#21482;是没有他那么深而已,你还不懂吗?”卫无忌继续劝慰着说道。

      “你是说雄霸天下?”归海一刀实在不是一个笨人,卫无忌的话,虽不是那么直白透彻,却也是意思相当明了。

      “你的父亲,我不得不承认,他在刀法之上的才情,或许是千百年来,最为出色之人。不论是霸刀还是你,跟你父亲相比,”

      “因为他不仅练成了雄霸天下的最后三招,更将其推演到了一个前无古?#35828;?#22659;界。那样的刀法,施展起来,真的犹如地狱修罗,?#30423;?#20154;间,所至之处,除了血色,再无其他。”卫无忌话语中的渲染力,那是毫无疑问的。

      听到卫无忌夸赞父亲的话语,归海一刀先是发出?#22235;?#24515;深处的喜悦,随即感受到了卫无忌话语中的感染力,冰冷眸色中,更是杀意,魔意暴涨,魔意森森的冲天刀气,似是能把整个同福客栈,甚至整个七侠镇,都一劈两半。

      “我的个妈啊!”彻骨透心的冰寒,cì jī的白展堂一身鸡皮疙瘩,惊得差点儿把手里的?#19968;?#20107;儿,给扔了。

      就他那般的胆子,没有被吓得尿了裤子,已经是相当不错的事儿了。

      “沉心!静气!”一声沉呵,自归海一刀的内心深处,如雷霆一般响起,将归海一刀,自入魔的状态中,拖拽了回来。

      “你说他······”卫无忌沉默,归海一刀亦是沉默。这样的沉默,何尝不是一种最好的回答。

      “就算如此,我也想要知道,究竟是什么人,能杀了我的父亲。”又是沉默许久之后,归海一刀还是出声问道。

      “有些事情,太过于执着,最后所得,可能是你所不能承受的。”追寻了多年的杀父仇人,便是自己的母亲,这样的事情,怕是超出了归海一刀的承受?#27573;А?/p>

      在原始的轨迹发展中,麒麟子,剑惊风,还有了空,之所以心甘情愿的死在一刀之手,想的便是以自己的死,彻底平息这桩数年的恩怨。

      以解?#21387;?#20154;之子,亦不想看到一幕人伦悲剧的上演。

      “为父报仇,这是我从小就在心中,坚定的信念。不知多少次艰?#29273;?#33510;,生死边缘,我都靠着这股信念,支撑了过来。”归海一刀毫不退让盯着卫无忌。报仇,对他而言,已经不仅是报仇那么简单,而是精神信仰。

      “好吧,我可以答应你。从即刻起,我为你拔除心魔。两个月之后,若你能心魔尽消,我就告诉你,当年在辟邪山庄之内,发生的一切详情。”似是归海一刀这般的执着,让卫无忌也是颇为的无奈。

      “你先跟我在这儿耐心的等几天,一者我做些准?#31119;?#20108;者还得等姬无命出现以后,我才能安心给你拔除心魔。”姬无命的武功,应该在白展堂之上,而且这?#19968;?#24515;狠手辣,手上沾染了鲜血,却是一个不能小视的主儿。

      “他现在在哪儿?一刀杀了也就是了。”归海一刀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以护龙山庄遍布天下的情报能力,姬无命就是真的钻到耗子洞里,也休想躲过护龙山庄,极为认真的追查。

      “我?#38405;?#26377;个要求,从即可开始,非到了生死的关头,不要拔刀。”归海一刀,将近七成的能耐,都在手中的刀上。

      而且从小到大的经历,告诉他,这世上没什么事儿,是手中的一把刀无法解决的。这样的状态下,不知不觉,对于手中的这把刀,已经形成了下意识的依赖习惯。

      若在平时,这并没什么影响。?#19978;?#22312;却是不同,他必须学会克制自己,克制自己拔刀的yù wàng。

      “我只是说,好像在哪儿见过你,又没有说,一定认识你。”一招儿就被控制在姬无命控制住的郭芙蓉,满是痛苦的哼道。

      这个见鬼的?#19968;錚?#20986;?#32456;?#30340;是太狠了,一点儿都不?#24605;?#20154;家是个女孩子,惜香怜玉。

      “芙蓉在他手上,先不要轻举妄动。”有句话叫做投鼠忌器,郭芙蓉被姬无命抓在了手中,展红绫跟上官海棠,只能按耐住了动手的冲动。

      “既然见过我,为什么说不认识我?”姬无命有些暴躁而不讲理的急声问道。

      对于一个脑子一片空白,失去了一切自我的人来说,就如同掉进?#22235;?#27700;的河流,但凡有一丁点儿,能够?#35753;?#30340;,?#19981;?#32039;紧的抓着不放手。

      “大哥,我拜?#24515;恪?#25105;们这儿?#24378;?#26632;诶,每天来来往往的,何止成百上千,我要是一个个?#26082;鲜?#30340;话,还至于打杂吗?”郭芙蓉苦笑,既是对姬无命不讲理的苦笑,也是因为他施加在自己身上,痛的苦笑。

      “这?#19968;?#30340;情况,似乎有点儿不太对劲儿,真的是神志不清了吗?”上官海棠一直在观察姬无命的动静儿,眼中的那种迷茫?#26159;螅?#19981;像是故意装出来的,而且他也没有这个必要啊。

      “可能他的脑子,确实出问题了。”白展堂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,一身黑衣,制住郭芙蓉的姬无命,出声道。

      “当初抓他的时候,被龙门镖局的霹雳弹给炸了一下,能不能是那个时候,把脑子给炸?#30423;恕!?#38543;着白展堂的话语,当初有过亲身经历的几人,也都是一脸认同点头。

      “先不管他的情况究竟怎么样,?#21149;?#33433;蓉救下来再说。”人?#26102;?#25375;持的时候,首先考虑的,自然是人质的安全。

      若是一般人还则罢了,郭芙蓉可是郭巨侠,顶头上司的女儿。

      “还是你来吧。”白展堂跟展红绫对视一眼,将白展堂给推了出来。

      “小姬······”白展堂本就bái nèn的?#24120;?#36825;一刻,愈显发白。以他的性子,又是昔日的兄弟,自然是能躲多远,就躲多远。

      ?#19978;?#22312;他已经被推了出来,直接面对姬无命。那就只能硬着头皮,使劲儿抗。颇有些小心翼翼的,唤出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。

      “小姬?你是在叫我吗?”姬无命转过头来,看着白展堂,挟制着郭芙蓉的手,不自觉的松开了。

      抬手举足就能zhì fú的草包货,摁着也没什么意思。

      就在姬无命松开郭芙蓉的那一瞬间,一直严阵以待的展红绫,跟上官海棠,几乎在没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下,同时出手。

      银光?#20102;?#20013;,几枚银针以一?#20013;?#22855;的方?#21073;?#21521;姬无命打了过去。

      她这也是从无痕公子那儿,学的一种极有杀伤力的安全手法。

      特殊的银针排列,对应了人体的各个穴位······

      若真的这些穴位都被银针封堵,便是经脉不畅,气息不调,简单的说,这就是一套,以封锁敌人穴位,功力,以求自身安全的暗器手法。

      “暗器打得不错,?#19978;?#23601;是速度慢?#35828;?#20799;。”手在松开郭芙蓉的一瞬间,姬无命踏步上前,上官海棠的暗器,尽数打在了空处。

      这?#19968;?#30475;起来记忆全失,可这份儿武功,以及对危机的感应,却是丝毫都没有减弱,成为了镌刻在生命中的本能一般。

      “你们这般前后攻击,不就是想要吸引我的注意力,救走这个女的吗?说真的,我不在乎。”看着展红绫出手,将郭芙蓉拉了过去,并?#19968;?#25345;在身后的样子,姬无命不在意的笑了。

      “说,我究竟是谁?姓什么,叫什么,跟你们又是怎么认识的。”

      “哪儿那么多废话,?#21364;?#20102;再说。”脾气毛躁的郭芙蓉,那样的疼痛之后,岂能容忍姬无命!

      展红绫一个没有照看好,一声呼和之中,一招儿排山倒海,冲着姬无命的后背就打了过去。

      正面确实不是他的对手,就不信后背也如?#35828;?#21385;害。自己的惊涛掌,虽然没练得如老爹那般厉害,若是打在后背的话,也不是谁都能受得?#35828;摹?#38500;非对方功力超过自己太多,或者练成了金刚不坏之体。

      “下回出招,用不着先?#21834;!?#23020;无命理都没理郭芙蓉,一个抬肘,就将郭芙蓉打了出去。

      “你们这儿汇聚了这么多人,是什么意思?想打劫吗?”这话说得很想让人翻白眼儿,我们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不就是怕被你打劫吗?

      “诶,不对啊!我看你们怎么有种说不出的熟悉感,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?”熟悉的环?#24120;?#20284;乎cì jī了姬无命的记忆一般。

      “没有,肯定没见过。您说您是何等身份,我们是何等身份。”白展堂吓了一大跳,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。

      “那你说说,我是什么身份啊?”想啊想,想半天也没有想明白个所以然,姬无命也就不想了。

      “不对,我肯定来过这地?#21073;?#30495;的是越来越熟悉了。”

      “脑子,脑子怎么这么疼呢?”越想,脑子就越疼,越疼也就越是想不明白。

      “既然想不起来,那就不要想了。过去的那些事儿,想起来,也是一种痛苦。”如果可以的话,白展堂就会选择,将自己那一段过往,通通忘记。

      “不行,即便是一种痛苦,我也一定要想起来。告诉我,把你知道的一切?#20960;?#35785;我。要不然,我现在就杀?#22235;恪!?#23020;无命情绪激动的嘶吼,失去了记忆的他,动起手来,更是一点儿分寸没?#23567;?/p>

      出招儿,皆是奔着人命而来。

      “不要!”所有关心白展堂之人,这一刻齐齐发出了惊呼之声,同时奋力营救。

      “谢谢大伙儿了。”大?#19968;?#30340;反应和情义,让白展堂感觉到心头,一阵阵儿温暖。

      真到了这种要命的生死时刻,他倒是想明白了。就算是拉着姬无命同归于尽,也不能让他对这些人,造成伤害。

      “失去了记忆,还能发出这么的掌力。看来你的武学天?#24120;?#36824;真是不错,你师?#31119;?#36824;真是没有白调?#26848;?#36825;个?#38477;堋!本?#22312;白展堂抱着要跟姬无命同归于尽念头的这一刻,一只白皙厚实的?#32456;疲?#20276;随着淡淡的声音,后发而至。

      两只?#32456;?#35302;碰的刹那,强力的劲道和罡风,让白展堂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,采取了一些自我的防御措施。

      要不然的话,就这样的距离,他不死也得让这俩人给折腾出重伤来。

      “卫兄,他的神志好像出现了问题。”上官海棠的提醒,不无道理。归海一刀,就是一个最典型的例子。

      “就让我来看看,你是不是真的神志不清了。”一记混元掌,向着姬无命,拍了过去。11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