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405章 墙外开花墙里香

      小说: 玩宝大师 作者: 青木赤火 更新时间:2019-02-21 21:52:09 字数:2205 阅读进度:408/472

      王大眼言笑晏晏,礼貌周到,林丰草一时也没有立即拒绝。不过,他还是不想谈,他觉得王大眼可能会落一部分价儿,却不可能落到他出的那一口儿。

      因为王大眼的开价实在是太高了。而且,王大眼掌握的是活树,暂时不卖并不会砸手里,留在那里继续生长,只会是越长越好,而且海黄的价格一般来说也只会继续走高。

      此时,余耀给林丰草递了一个眼色,笑道,“现在时间还早,午饭吃不吃的两说,既然王老板说要考虑,又盛情相邀,坐下聊聊也无妨。只是来得匆忙,没准备什么礼物,空手进门,实在是不好意思。”

      “小余先生真会说话!走走走,先到家里喝口茶聊会儿!”

      林丰草听余耀这么说了,?#26376;?#27785;吟,但也没有再多说什么。

      余耀大体能估摸王大眼想的是什么。这三棵树,报高价一直出不去,就算这次还不?#23548;郟?#29579;大眼也想进一步摸摸买家的心理。之前可能都没深谈,这次可能他恰好也比较闲,加上看出林丰草眼力挺高,值得交流。

      而余耀的想法则是想留一条长线。

      王大眼一共十几?#27809;?#33457;梨,根据他们现场看的情况,除了这三棵,剩下的也有一部分主干比较粗了,估计十年八年之内成材差不多。另外,昌石这地方,是海黄油梨的著名产地之一,多认识个朋友,以后若是想收木料,毕竟会更方便。

      就像王大眼说的,生意场上,买卖不成仁义在,多个朋友多条路。

      林丰草不是不明白这一点,不过他多少有点儿书生意气,失望之余,有点儿躁了。余耀递了眼色之后,他也逐渐平复了一些。

      三?#35828;?#20102;王大眼的院里,王大眼的老婆迎了出来,年纪和王大眼差不多,长得朴实无华,见人很热情。

      王大眼知道林丰草是鹭?#21917;耍?#20415;介绍他老婆也是闽?#20808;耍?#26089;年间他曾经在闽南沿海一带闯荡过,赚了钱不说,还把?#24605;?#22993;娘给“拐”回来了。正是因为出去闯荡攒了笔钱,回来才承包了山头坡地。

      老乡见老乡,这感觉就不一样了。林丰草和王大眼的老婆立即对上了闽南话,余耀是一句也听不懂。

      海南的冬天,也没什么冬天的寒冷感觉,王大眼的老婆就在院里摆了小圆桌,端上了茶水,接着又是糖果、干果、水果,摆得桌上满满当当。

      她不上桌,临了还对林丰草连说两句,都带着类似“驾崩”的词语。

      “驾崩,就是吃饭的意思吧?”余耀不由?#23454;饋?/p>

      “对。”林丰草笑道,“不过你这发音太别扭了。”

      王大眼跟着说道,“林先生,我让你来家里,多少也冲着和我老婆是老乡哩。”

      三人喝茶聊天,果然不出余耀所料,王大眼几句之后,和林丰草聊的,就是自己之前估计的那些。

      林丰草也不遮掩,说了不少,不过,最后依然强调了之前的报价,就是自己的最高价。

      王大眼露出苦笑,“林先生,我就是落,肯定也落不了那么多啊!”

      不待林丰草应声,余耀接了口,“王老板,那你能落多少?”

      王大眼沉吟一番,“粗的最低也得八十万,分叉的不能少于十五万。至于那棵最细的,既然你们不感兴趣,我也不多说了,实在不行,我就再养两年。”

      余耀话锋一转,“王老板,剩下的,你说要留给儿孙。难道十年八年之后,有的成材了,你正当壮年,也留着不出手?”

      ?#30333;?#24180;?就你会说话!我都五十多了,十年八年之后,还倒腾什么?留给孩子处理吧。”王大眼看了看余耀,“不过,你以后要是需要木料,可以找我问?#21097;?#38500;了自家的树,好歹是昌石本地人不是?”

      “要的就是王老板这句话。”余耀笑道,“我算是个古玩商,王老板如果有这方面的生意,也可以找我。”

      “古玩商?”王大眼稍稍一怔,“那你,懂不懂瓷器?”

      余耀和林丰草一听,不由对视一眼。余耀笑道,“不懂瓷器,还做哪门子古玩生意哟!”

      “我有一个大瓶子,是三十年前在闽南沿海一带得的,带回来一直放家里,起初只是觉得好看,也没太当回事儿。后来听说不少老瓷器很值钱,前些年吧,我就想出手了,但是问了不少人,却都不看好,出价儿也太低了!这两年我干脆也不出去找人问了。没想到,这卖树还碰上古玩商了!我看你挺对眼,你感不感兴趣?”

      王大眼说?#27809;?#25402;细。

      余耀一听,瓶子?还大?#31354;?#20063;太提神了!而且三十年前得手的,那时候假货相对还是很少的!

      “可以啊,要是方便,那就先看看吧!”

      “你俩坐着,我去拿!”王大眼接着便起了身。

      林丰草看了看王大眼的背影,对余耀低语道,“你真行啊,没想到墙外开花墙里香。”

      余耀点了一支烟,“我只是想放个长线,海黄这种料子,说宝贝不为过。以后有需要,这也多个朋友。没想到,居然又上了这么一出好戏!”

      “我肯定不好意思跟你抢。”林丰草笑笑,“不过,要是碰上?#19981;?#30340;好东西,让我先拿着欣赏一阵儿可以吧?”

      “说什么呢?#31354;?#24403;然没问题。”

      王大眼拿出来的,是一件青花螭龙双耳花卉锦鸡抱月瓶。

      确实很大,足有半米高,满片的青花纹饰。

      抱月瓶这种形制,最初是从西夏的马挂瓶来的,一般是小口直颈,肚子圆如满月,直颈两旁会有双耳,双耳在“满月”之上,有抱月之感,故?#35828;?#21517;。

      在元代和明代早期,抱月瓶基本都是青花器,清代乾隆时烧过不少粉彩的抱月瓶。

      王大眼先把抱月瓶放到?#35828;?#19978;,又?#35328;?#26700;上两盘水果拿到了一边,再将抱月瓶摆到了桌上。

      余耀和林丰草的眼神双双起了变化,余耀凑近看时,一时不由脱口而出,“怪不得没人看好!”

      “啊?”王大眼听了,连忙?#23454;潰?#30475;来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了?”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