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人一神剑

      小说: 天道神鉴 作者: 叶天迟 更新时间:2019-02-21 21:53:08 字数:3816 阅读进度:403/423

      白衣人缓缓举起长剑,笑道:“这正是风云纯阳剑!”此言一出,场上所有人无不震惊失色!风云纯阳剑本修道界上的七大圣器之一,况唯属七大圣器之首!主风云变动,天地纯阳。白衣人手上竟持有着风云纯阳剑?!

      李知尘看向白衣人手上长剑,只见长剑通体银光,剑刃上闪着点点雷电。剑柄两个龙头分开两?#21073;?#22068;巴微张,双眼如活。而长剑下方却缺少了一截剑尖!

      邪阳天道:“最近修道界上传得沸沸扬扬,说有一个白衣男子得到风云纯阳剑,驻威东境城。修为登顶天下巅峰。再度?#38378;?#38500;魔会,身为除魔会盟主。那就是你?”

      白衣男子微微一笑,道:“不敢当不敢当!”善雁寺主看向地上已然烧成飞灰的白云鹤,又看向白云男子,道:“施主就是云明?”白衣男子道:“我就是。”善雁寺主向?#30333;?#19978;一?#21073;?#36947;:“云施主,你真的要跟我们作对吗?”

      云明倚着风云纯阳剑,斜睨着善雁寺主,微微一笑,道:“你说错了!第一,我不是与你们作对,你们也看到了,那老?#19968;?#35265;我进来就出手打我,我若是不还手,岂不是傻瓜?”善雁寺主点点头,道:“是。”

      云明道:“我呢,刚学剑不久,以前又是乡下农夫,砍柴的。出手不知轻重,才砍死了他吗!这能怪得了吗?不是有句话说不知者无罪嘛,所?#38405;兀?#25105;没有得罪你们。不是吗?”

      善雁寺主微笑道:“那云施主之前为什么要把我们所设的雷云吸走?”云明道:“哎?#21073;?#20320;们还怪我了?我可是救?#22235;?#20204;了!你们还怪我?那雷云那么凶猛,那?#32431;?#24598;,我如果没有出手……我叉了个叉叉叉啊!那你们岂不是要被劈成焦炭?”说着,用商量的口气道:“老和尚,我可救?#22235;忝前。?#35805;说,救人一命当造sān jí屠城……啊呸!滴水之恩将涌泉相报,何况?#19968;?#25937;?#22235;?#20204;,难道你们要知恩不报吗?何况你还是佛家啊!老和尚,这样吧,你随便给我一千八万金子就行了。对了,不要美女,家里有了。”

      善雁寺主脸上一沉,还未说话,邱陌便走向前几?#21073;?#24594;喝道:“你杀了大长老,还叽叽喳喳说个屁话!今曰你休想离开这里!”云明看向邱陌,身子猛的一动,手上长剑横着劈去,道:“断剑术!断影恒生!”邱陌脸上剧变,身子向后躲去,邪阳天、善雁寺主两人都是大惊,万万没有料到刚才还说说笑笑的人会突然下此一剑。身子一纵,刚要去救。只见云明一剑横劈而过,邱陌直接被击中,向后翻去。

      云明转身而过,风云纯阳剑对着上来的邪阳天,善雁寺主两人横劈而去。邪阳天脸上一寒,身子向后一退,只见邱陌滚到地上时全身已然燃烧起紫黑色火焰来,还没有听到惨叫声便已化为灰烬。

      善雁寺主手上一弹,接过一剑,眼见云明又再劈来,身子向后一退。云明也收住了风云纯阳剑,身子横对着邪阳天。

      李知尘等人都是变色,没有想到转眼间场上局面便已发生这么大的变动,白云鹤、邱陌两人也先后被云明一剑劈死。

      一剑劈死金身高手……那一剑所含的威力该有多大?!

      邪阳剑身上黑雾不断滚动着,一丝尤如幽灵般的眼直视云明,道:“你很好!很好!”云明摇摇头,道:“哎!我也不想杀他的!他对我大吼大叫,吓到我了。一时之间还以为是在村里的二狗,想欺负我。这才不小心出手的。哎!都怪我出手不知道轻重啊!此刻我也是?#25954;?#29978;浓的!”旁边鎏金殿弟子无不脸上大变,脸上怒容一片。

      善雁寺主脸上阴沉,道:“阁下非要与我们作对?别忘了这里是哪里了!”云明眼中微眯,道:“就凭你们?”善雁寺主手上一横,金刚罡气不断涌出,道:“你以为凭着一把风云纯阳剑,就能天下无敌了吗?”

      云明微微一笑,道:“天下无敌?#24656;?#23569;在这个世界上,你们仅是蝼蚁!”善雁脸上一寒,道:“那云施主呢?”云明道:“至少,我可以?#25105;饌来?#20320;们!”

      邪阳天嘿嘿冷笑,一双眼如若虚幻,道:?#24052;来?#25105;们?”云明眼睛微眯,道:“给你们三声时间,给我滚出这里!否则地上再多几具尸体,就别怪我没提醒你们了!”

      善雁寺主脸上阴沉,喝道:“那就试试看吧!”身子一纵,一掌横拍而去。云明身子一斜,手上提着风云纯阳剑向前劈去,道:“断影恒生!”善雁寺主身子一横,手上一凝,金刚罡气直涌而出,身子向后翻开几步。只见云明这一剑劈在虚空中,虚空撕裂开,模糊黑暗,却没有起到刚才一剑灭敌的效果。

      善雁寺主身子一横,又再度一掌拍去。云明眼睛斜睨,手上风云纯阳剑横着劈去,善雁寺主身子一闪,一掌凭空推出,金刚罡气纵横推出,“呼赫赫”一片震响。

      云明手上握紧风云纯阳剑,直直而劈,喝道:“残剑术!残月?#37266; ?#21482;见一剑直分金刚罡气,怒削而过,刷的一下,直接划过善雁寺主的肩头。善雁寺主脸上一白,身子向一边一纵,只见长剑劈过,半个肩头直接落在地上,瞬间一片黑紫色火焰烧起,化为灰烬。

      善雁寺主脸上苍白,左边半个肩头直被削下,鲜血淋漓一片。站定后急忙点住肩膀血口,身子微微颤抖。邪阳天眼?#26012;?#23506;,直视云明。只见云明脸上略微有些发白,仍举着风云纯阳剑,道:“怎么样?你也想试试吗?”

      邪阳天双眼寒彻一片,道:“来日你自会明白,今日的所做所为是要付出代价的!撤!”右手拉过善雁寺主,便向后退去。西北鎏金殿弟子早吓得魂?#21892;?#25955;,也直跟而退。

      云明见邪阳天等人退去,这才?#19978;?#19968;口气,背后衣衫已?#32531;?#28287;沾紧。天龙寺主等人又惊又赞,竟没想到以云明一人之力竟挡下邪阳天等人,迫使邪阳天撤出。

      云明看向一边的肖雷,笑道:“大?#23578;桑?#24590;么样?我已经解决了!你是不是该?#34433;?#25215;诺了?”肖雷脸上惊色甚浓,听到云明说话,急忙道:?#30333;?#28982;!?#28982;?#21435;后我自然会?#34433;幀!?#20113;明笑道:“好!”

      天龙寺主看向云明,道:“多谢云施主相救。”云明道:“不用多谢了,我也不是为了救下你们。”天龙寺主脸上微怔,又微笑道:“还是要的。”

      水元侍奉、火元侍奉、青龙hù fǎ等人都看向云明手上风云纯阳剑,十分惊异,这云明本来是名不见经传的人物,没想到握上了风云纯阳剑后竟如此之强。

      云明看向李知尘,道:“天画楼上多谢一救。”李知尘道:“本只为云道宗而已。”

      云明微微一笑,又看向风敛子,离寒子两人,道:“天画楼上,也多谢你们了。”风敛子微微点头,道:“不用。”云明看向玉壁,道:“从这里面进去,便能找到那之前被困入其中的人?”

      风敛子微微?#20154;裕?#36947;:“应该吧!众宗主的气息就在此间,这玉壁应该就是最重要的通道。”云明走进玉壁,只见玉壁缓缓生着寒烟,白如雪,手摸上去,柔软似羊膏。

      云明道:“不能打破吗?”

      李知尘道:“你或许能打开。”云明微微点头,退后两?#21073;?#25163;上风云纯阳剑一把劈去,只见剑刃在玉壁上划过,却没有留下半点痕迹。云明眉头一皱,再后退两?#21073;?#39118;云纯阳剑一把斩去,喝道:“断影恒生!”剑气一时间汹涌澎湃而出,直接砸中玉壁。只见风云纯阳剑在玉壁上一触,便被玉壁滑下。剑上的剑气?#19981;?#20026;虚无?#23567;?/p>

      云明眉头紧皱,握着风云纯阳剑退后几步。李知尘道:“没有用吗?”云明摇摇头,道:“奇怪,这玉壁似乎是虚无的。”

      肖雷走近来,道:“?#38405;?#30340;剑也砸不开?”云明道:“砸不开。”风敛子走向前两?#21073;?#30475;着玉壁,突道:“这个……应该是一种阵法。不会破阵恐怕无论如?#25105;?#24320;不了。”

      李知尘看向风敛子,道:“大长老知道怎么破吗?”风敛子眼中凝神,看着玉壁,道:“这玉壁似是深海白寒玉,又像结云仙女石。玉壁上刻着数百种奇特阵法。”

      天龙寺主走上前,看着玉壁,道:?#20843;?#20046;……是天地唯令阵!”李知尘脸上微变,道:“天地唯令阵?”云明道:“天地唯令阵是什么?”

      李知尘沉吟片刻,道:“天地唯令阵,时间万?#28903;螅?#26352;月合一阵是修道界中三大绝阵。一旦布下,极难破除。”离寒子微微喘气,道:“这阵正是天地唯令阵,内困外守,以此阵守在这里,里面定有异物。”

      水元侍奉道:“有没有办法破除得开?”天龙寺主摇摇头,道:“老衲不识阵法,无法破阵。”风敛子看着玉壁,道:“我能破阵,这阵法在五百余年前,与宗主同上云道宗圣道塔时曾观过,那时与宗主参过此阵。”

      李知尘道:“那就请大长老破阵!”风敛子道:“好!我指挥阵?#36857;?#30001;你们破开。”众人点头称是。风敛子便在原地坐下,手上结印,道:“如今?#19968;?#39748;将散去,无力破阵。由我说出方位,你们行动。”众人齐声道好。

      风敛子手上捏诀,双眼闭上,念道:“玉虎,渡鸿,向鱼,三rén dà壮,井卦,震卦……同人转大有,无妄化大过,离卦为临卦,未济走鼎卦……”

      随着风敛子一声声念出,场上众人都是坐到各自方位,手上结印。风敛子缓缓念去:?#24052;拓曰?#24072;卦,小畜化同人,无妄走?#29305;浴?/p>

      李知尘走到一个方位,依?#38405;?#20915;,手指玉壁。云明等人也各走一个方位,手上指向玉壁。只见玉壁寒烟散动,从间“咕噜噜”一声声响起。风敛子脸上汗水直下,直盯着玉壁,突道:“以舌尖一滴魂血!开玉壁!”咬破舌尖,一滴鲜血吐出。

      李知尘等人依言而行,都是咬破舌尖鲜血,吐了过去。滴滴鲜血落在玉壁上,只见玉壁寒烟动得更快,整片玉壁都染上了血红。

      风敛子手上一指,道:“祭魂血!开天地唯令阵!”只见玉壁“嗤”的一声,缓缓向后开去,一片黑暗无底的洞门便显现了出来。

      风敛子脸上一红,一口鲜血喷出,身子向后仰倒而去。李知尘急忙纵身而上,扶住了风敛子。风敛子微微一笑,眼中神采涣散,道:“尘儿,宗主在里面!我已经感受到了,快去救出宗主。”众人见玉壁打开,脸上大喜,急忙站起。离寒子、天龙寺主两人却突的脸上一白,嘴上一丝鲜血流出。

      3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