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五百九十六章 如何是好

      小说: 盛世安平侯 作者: 刘大咪 更新时间:2019-03-16 14:53:25 字数:2444 阅读进度:596/673

      第五百九十六章 如何是好

      关于吴人广和钱月芬通『奸』被捉,陈香不用问也能想明白,肯定是柴彦二人暗中帮的忙,对此她开心的一夜没睡着觉。

      等陈香把知道的情况说完,柴彦就问了一句:“铁山帮那边什么情况?”

      陈香马上道:“我听『药』铺前堂的伙计们说,这事发生以后,他们魏帮主发了好大的火,好像已经把吴人广从铁山帮给除名了!”

      “除名有什么用.......”鸱鸢气愤道:“要我就打断他两条腿!”

      柴彦笑了笑,又问陈香:“对了,前几天我听说官府抓住了号称耀州第一杀手的寒剑,是吗?”

      陈香回答道:“没错,是抓住了,可是听说人已经死了。”

      “死了?”柴彦和鸱鸢齐声诧异道。

      柴彦接着就问:“什么时候死的?怎?#27492;?#30340;?”

      陈香用力点头:“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,不过我听别人说,十五元宵那晚寒剑被抓住了,然后第二天就死在了牢里!至于怎?#27492;?#30340;,我就不知道了......”

      听陈香说完,柴彦与鸱?#23433;?#31105;相视一眼,不过两人都没有发表意见。

      接下来,陈香又待了一会儿,然后便以分号还有事要忙准备离开。

      临走时,柴彦笑呵呵邀请陈香:“陈姑娘,过两日来我这,我和娘子请你吃烤串......”

      “烤串?”陈香问:“是什么?#21073;俊?/p>

      柴彦道:“现在也说不清楚,总之两日后你来就是了,保管不让你失望。”

      鸱鸢也道:“是啊,妹妹,你到时候来就是了,他特意去铁匠铺造了个什么烧烤架,迫不及待的要大显身手呢。”

      “嗯,好的!到时候我一定来!”陈香很高?#35828;?#24212;了下来。

      ?#20154;?#36208;了陈香,两人回到了屋里,柴彦就问鸱鸢:“娘子,寒剑的死,你看出什么来没?”

      鸱鸢感觉出了一些不正常的地?#21073;?#20294;用语言又表达不明确,只好缓缓的摇了摇头,准备听柴彦是怎么说。

      柴彦微微一笑,面『露』自信之『色』道:“寒剑的死,反倒让我想明白了不少事情!”

      “别卖关子了,快说呀......”鸱鸢忙问。

      柴彦面『色』渐渐认真起来,道:“上一次我上街的时候听人说过,寒剑是被官府的人给活捉的,寒剑号称耀州第一杀手,他手上那么多条人命案子,照理说郎雄这个知府应该想办法审问出点什么,捞些政绩才让犯人死的!可你说奇怪不奇怪,当晚被捉,第二天早上人就死了!换你你会这么干吗?”

      鸱鸢思索后问:“会不会是寒剑不堪受辱,『自杀』的?”

      柴彦马上否定道:?#23433;?#21487;能,这种要犯,官府一定会派人日夜好生看管,不可能给他『自杀』的机会!”

      “你的意思是,寒剑的死,是郎雄干的?”鸱鸢道。

      ?#23433;?#38169;!”柴彦琢磨了一会儿道:“这些天我仔细想过了,我想郎雄不光是想花银子让寒剑杀了我,他还想好了一石二鸟的计策,他想等寒剑带我的人头回去交差的时候,?#27809;?#23558;寒剑擒住!你想啊,寒剑如果拿着我的人头被抓,那不是坐实了谋杀朝廷官员的罪名吗?到时候寒剑也是死路一条?#21073; ?/p>

      “呵......”柴彦嘴角一扯,继续道:“可他们没想到寒剑会失败而回,于是那交差的寒剑便中了他们的埋伏,被活捉了!郎雄担心夜长梦多,事情败『露』,所以才这么着急的杀人灭口!”

      鸱?#23433;?#31105;点头,心中同时暗骂郎雄阴险毒辣。

      说完寒剑的事以后,鸱鸢就问柴彦:“相公,我们来耀州也有不少日子了,可一直也没能打听到顾大?#35828;?#19979;落,可如何是好呢?”

      柴彦面『色』惆怅的点头道:“是啊,如何是好呢?”

      鸱鸢犹豫了片刻,说道:“相公,我有个想法,你看看能不能行的通......”

      “哦?”柴彦马上注视着鸱鸢的脸。

      “干脆你亮明身份去缉事?#22969;牛?#27491;大光明的问他们顾大?#35828;?#20107;情,如何?”鸱鸢道。

      柴彦道:“娘子,我懂你的意思,顾大人带着莫司使和苗司使一众人来耀州,耀州缉事?#22969;?#30340;那些人不可能不知情,所?#38405;?#35273;得我如果亮明身份去查问此事,总?#27809;?#25214;到些线索的,对吧?”

      “对!”鸱鸢马上道。

      柴彦思?#35745;?#21051;,忽然“啪”的打了个响指,高?#35828;潰骸?#26377;了.......”

      “你想到什么好主意了?”鸱鸢期待的问。

      柴彦点头道:“上次我去附近的食铺里买吃的,见到了四个缉事?#22969;?#30340;人,其中有一个姓王的司事,应该是缉事?#22969;?#30340;头,我觉得我得想个法子,主动去结识结识了.......”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午时正刻,柴彦闲庭信步的走进了缉事?#22969;?#38468;近的一间食铺,上次便是在这家店里见到的王司事四人。

      柴彦走进铺子一看,并没有王司?#24405;溉说?#36523;影,于是便找了张桌子坐下,点了两荤一素,又要了一壶水酒。

      坐了一会儿,伙计就送来了酒菜,一边报着菜名一边将碗碟摆上桌子。

      柴彦拿出一粒碎银子摆在了桌上,道:“拿着吧,赏你的!”

      伙计微微一愣,接着便不『露』声『色』的将碎银子揣了起来,然后还小心的回头看看了掌柜那边。

      “公子,有什么事您尽管问,小的一定知无不言。?#34987;?#35745;十分上道,这?#36824;?#23376;打赏自己,肯定是要打听事情的。

      柴彦微笑点头,然后轻声问道:“那位王司事,可是经常来这?”

      “啊!您问王大人呀.......?#34987;?#35745;点头答道:“来,不过也不是经常来,隔三差五的吧,没个准......”

      柴彦又问道:“那你知道王大?#35828;?#23478;住在哪里吗?”

      伙计摇头笑答:“公子,您也太抬举小的了,小的那会知道王大?#35828;?#20303;处?#21073;?#24744;说是不......”

      柴彦想想也是,这问题不该问的。

      忽然,伙计弯腰凑近了些,低声问道:“公子,您急着找王大人,是想捞人吧?”

      捞人?

      柴彦心中一恍,忽然想起了那晚在缉事?#22969;?#37324;死掉的?#24515;?#25991;官。

      柴彦不『露』声『色』,表情严肃的点了下头。

      伙计回头又去看了一眼柜台里的掌柜,然后才继续道:“公子,小的虽不知道王大?#35828;?#20303;处,但小的?#31895;?#36947;王大人有个常去的地?#21073; ?/p>

     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!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