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三百一十七章 决定

      小说: 神兵阁异闻录 作者: 上邪蜻蛉 更新时间:2019-02-21 21:53:00 字数:4297 阅读进度:319/396

      “逸轩,你没有任何异议吗??#36924;?#27792;风低头看向顾逸轩,满眼担忧:“你?#19978;?#28165;楚了,那泽荒之地若真是如林将军所说,阴灵漫布,怨气丛生,你此番前去,凶险无比!”

      顾逸轩嘴角扬起,一丝苦笑浮现面上:“皇上,逸轩还有别的选择吗?”星泽手上握着梦络与凤霖两条命,顾逸轩毫无退路。

      齐沐风长叹一声,无奈开口道:“既然如此,看来朕也无法再说些什么了。”身为帝皇,齐沐风却是连想保的人,也是保不住。心头愧对顾逸轩,更是对先神武君愧疚不?#36873;?/p>

      “皇上无需担忧,逸轩乃是虚尘宫之弟子,自小见过的阴灵鬼怪也数?#30343;?#25968;,去那泽荒之地,便是当做这些年来的历练吧。”顾逸轩不忍齐沐风这般内疚,遂开口安慰。

      “皇上。”此时林轩上前,向齐沐风请命:“那泽荒之地如此凶险,让神武君一人前去,恐有不?#20303;?#21453;正国师只是需要那株七星草罢了,多一个人陪着神武君前去,想必是不会介意的吧?”星泽闻言,笑了笑,对林轩道:“只要神武君能带回七星草,本道,并不在乎过程。”多去多少人也是没有用的,那泽荒之地,岂是想进便能进的?没有道法修为之人,纵然是侥幸跟着进了去,其中怨灵幽魂之气,也是抵挡不了多久的。届时,还不是?#30343;?#19979;顾逸轩一人。

      “既然如此,皇上,何不让神武君多带上些人,一同前往。路途迢迢,有人相伴,也不会太过?#24405;擰!?#26519;轩的话,齐沐风听入了心?#20303;?#36190;同地点?#35828;?#22836;,向顾逸轩道:“逸轩,林将军的提议,朕听着甚好,与其你一人孤独前往,不如结伴而行,你之意下何如?”

      顾逸轩仔细想了想,如此也好,便向齐沐风鞠躬回道:“皇上所言有理,这结伴之人,可否由逸轩自行挑选?”

      “这自然是可以的。?#36924;?#27792;风爽快答应了顾逸轩的请求。

      “此去耗时良久,最少也要两月有余。现下这秋猎已快要接近尾声,各国君侯也到了需要回国的时候,不知届时,逸轩得了这七星草后,当如何交给国师呢?”莫不是要他不远千里将七星草送去南陵国么?顾逸轩心?#24515;?#40664;盘算着。

      却见星泽呵呵一笑:“神武君,你现下?#36824;?#21435;寻七星草便是,至于后续如何,待你归来,自会知晓。”

      此话当是颇具深意,顾逸轩皱了皱眉,星泽莫不是又要兴起什么风浪?转头向齐慕笙使了个眼色,灵识传音对其道,齐二哥,此番离去,京城之中便全然要靠你来把控,多多留意星泽的举动,莫要松懈了去。

      齐慕笙会意,点?#35828;?#22836;,放心吧顾老弟,无论他星泽有何筹?#20445;?#25105;自有应对之策。

      如此便好。顾逸轩这才稍微放下了心。

      “诸位,对此事,可还有何异议??#36924;?#27792;风冷眼扫过方才那些哄闹的世家官?#20445;?#20919;声问道。

      连星泽这个当事人都明说不再追究责任,他们这些人,再多嘴又有何意义?遂都闭了口,不再吭声。

      一群?#39047;?#39277;袋!齐沐风心下暗骂一声,向一旁的徐海道:“既然没了事情,便下朝吧。”

      徐海点点头,伺候着齐沐风下了龙椅后,方才甩开拂尘,高呼一声:“下朝!”

      大殿上的众人,这才?#36861;?#31163;开了去。

      “神武君留步!”顾逸轩正要离去,只听星泽一声唤住他,遂停下了脚步,转过身与之相对:“国师可还有何指教?”

      星泽眼底?#20102;?#30528;得意的笑意,靠近了一些,向其道:“神武君言重了,星泽?#36824;?#26159;想对神武君说,星泽期待着你的归来。”言语落下,迈开步子与齐宇恒一道离开了去。

      ?#20843;?#36825;话,是在挑衅么??#36924;?#24917;笙走上前来,立在顾逸轩身旁,看着星泽与齐宇恒的背影,眼?#26032;?#26159;不悦之色。

      ?#20843;?#19981;是在挑衅,他是?#32769;病!?#26143;泽眼中的笑意已是抑不住地向外溢出,看?#27492;?#23545;此次自己的泽荒之行,的确是费了一些苦心的。

      “神武君。”林轩带着沈巍等人迎上前来,看着顾逸轩,担忧道:“神武君,那泽荒之地老夫倒是去过一次,地形都?#39038;?#26159;熟悉,不如此次,便让老夫陪你一同去吧。”

      “林将军,您的好意,逸轩心领了。可一月之后,便是林枫的?#31513;?#26085;子,您不在,那可怎么?#23567;?#26159;以,逸轩还是建议您,就待在京?#21069;傘?#27491;好能够在逸轩不在的这段时日内,帮衬帮衬齐二哥,顺道留意一下大皇子府与星泽之间的联系。”泽荒之地,凶险未卜,他都未能有十足的把握,又如?#25991;?#22815;这般将他人拉下水呢。

      顾逸轩所说的,句句都扎在了重点之上,林轩仔细想了想,便也接受了他之提议。

      “那神武君,你却是需要谁与你同行?”杨铭此时开口发?#21097;?#22312;场这几个人中,要么身负要职,要么身份高贵,皆是无法与之同行之人。

      ?#25226;?#22823;人莫要担心,逸轩自是有些人选的。”神兵阁内的半夏、南星,以及暂时住在阁中的苍鹰。他们皆是可以选择之人。是以顾逸轩并不担心无人与他同?#23567;?/p>

      杨铭见他那自信的模样,心知顾逸轩心?#20982;雜邪才牛?#38543;也不再担忧。

      “诸位大人,这段时日,便有劳诸位大人多帮帮齐二哥了。”顾逸轩的话音方才落了没多久,便听得眼前几人,异口同声向其回道:“是!”

      顾逸轩这才放心地跟着齐慕笙一道出了宫门。

      回到神兵阁中,齐老匆匆迎上来,向其询问道:?#21543;?#38401;主,听说你要去泽荒之地?”这皇宫的消息,倒是传得真够快的。这才确定了多久,回来的路上,便被齐?#29616;?#36947;了。想必母亲那边,也得到消息了吧。如此想着,顾逸轩抬头看了看白凤魁所居住的地所。

      ?#21543;?#38401;主?”见顾逸轩出了神,齐老急忙唤了他一声,这才将他的神给拉了回来。

      “嗯,确如齐老所言。?”顾逸轩利落地回答了齐老方才的问题,静静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。

      “哎。”只听齐老一声长叹,心中?#23396;?#24471;紧:“那泽荒之地是怎样的地方,你知晓吗??#36924;?#32769;背过手,在顾逸轩面前不停地走来走去。这是齐老在焦躁之时,常显的姿态。

      顾逸轩笑着伸手搭在齐老肩头,将他按住,面对他道:“齐老,莫要这般走来走去了,走?#26790;?#30524;睛都快花了。”

      “我这还不是为了小少爷你着急吗?”自顾逸轩被送上虚尘宫修道之后,齐老便一直以少阁主称呼他。小少爷这个称谓,倒是?#19995;?#21483;过。今日听见,倒是格外的亲?#23567;?/p>

      顾逸轩心头微微一动,向着齐老轻声安慰道:“齐老,逸轩知晓你在为逸轩担心,可这事情已经定了,再怎么忧虑,也是无济于事的。你放心吧,逸轩自小便入了虚尘宫修炼,道行修为都算得上是翘楚,那泽荒之地再怎么凶险,逸轩也是?#37034;?#27861;化解的。”

      “可……?#36924;?#32769;还想说什么,红泪急急赶来,将齐老的话头接了过去:?#21543;?#38401;主,阁主要见您。”

      母亲要见他么。顾逸轩朝着红泪点?#35828;?#22836;:“去告诉母亲,逸轩待会儿便过去。”红泪领命,退了下去。

      “看看,阁主也是为着这事儿担心着呢。?#36924;?#32769;看向白凤魁寝屋的方向,对顾逸轩道:“小少爷呀,你可莫要让阁主太过担心呐。”

      顾逸轩将手从齐老肩头撤下,道:“齐老,您随我一道,去见见母亲吧。”

      白凤魁身体?#24418;?#23436;全?#25351;矗?#21322;躺在床榻上,一脸忧愁,一双玉手交错放在身前,静静?#21364;?#30528;自己儿子的到来。

      “母?#20303;!?#26410;过多久,便见顾逸轩撩开门帘进了来,向着她拱手作了作揖,随后走上前来,坐到她的床边。将她的一?#30343;?#36731;轻握住:“母亲,泽荒之地的事情,您已经听说了吧。”

      白凤魁闭目颔首,深呼了一口气:“逸轩,泽荒之地凶险万分,你当真要去?”

      顾逸轩点点头:“母亲,这是逸轩向皇上应承下来的事,逸轩,不得不去。”

      白凤魁沉默不语,心头处,微微地泛疼。那疼痛一阵一阵地袭来,一波比一波更猛。星泽此人,这么多年,竟是比之年轻时候,更?#26377;乃?#38452;沉了!

      “那星泽,可是抓住了你什么把柄?”她的孩子,她很清楚。之前听说他在皇宫中与星泽大打出手之时,她并不担心。因为她相信顾逸轩能?#35805;?#24179;,却是未料到,今日上朝后,竟出了这档子事儿!怎么想,顾逸轩都不会轻易答应这等凶险之事,按着他以往的?#38382;?#39118;格,应当是能够将这件事给避过去的。白凤魁越想越觉得不对,遂才向顾逸轩如此发问。

      “母亲果然是了解逸轩的人。”正所谓知子莫若母,便是这般吧。顾逸轩将白凤魁的手稍稍握紧了些,将自己手上的血色玲珑戒向白凤魁展示道:“母亲,星泽已经向梦络和师父出手了。”

      白凤魁盯着那枚戒指,眼中一阵惊色,另一?#30343;?#36731;轻抚摸着戒指的表面,抬眼轻声问道:“这戒指之?#23567;?#26159;凤霖与梦络?”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不久之前,那两个女子还活蹦乱跳地站在她面前,虽然用的是同一个身体,可二?#35828;囊?#24577;举止却是很容易便能辨识得出来。而今,却是被封在了这小小的戒指之?#23567;?#30528;实令人叹惋。

      顾逸轩点点头:“星泽施法,让梦络体内师父的魂魄逐渐剥离,要的便是让她们二人同时消失。逸轩费了一番力气,才将她们融合,放入这血色玲珑戒之中,以真气养着。本以为这样便能护她们周全,奈何今日星泽却告诉逸轩,他早在梦络出生之时,便对其下了禁制,封印了她体内巨大的能量,现下梦络魂体不全,又与师父融灵,正处于最为虚弱的时刻,若是他在此时解除禁制,梦络的身体,将无法承受这般能量,届时师父与梦络便都会被这股能量爆发摧毁。”

      白凤魁知道自己儿子对于那两个女子的?#26143;椋?#23545;于顾逸轩而言,她们二人,便是他心中的光,不可失去。

      “母?#23383;?#26195;了。这数十年以来,星泽还是一如既往的卑鄙无耻。这等肮脏的手段,他还真是玩得不亦乐乎!只恨母亲现下身体虚弱,?#33618;?#21161;你什么。”白凤魁恨恨而道,却是无法对顾逸轩有任何帮助,为此,她之心头,更是无力?#33391;?/p>

      “母亲无需自责,此番,便当做是对逸轩的一种历练吧。”顾逸轩知晓白凤魁心头的愧疚,轻声安抚着她之情绪。

      “那,泽荒之地,你可需要带上暗卫?”白凤魁始终不放心顾逸轩的安危,遂向其提出如此提议。

      顾逸轩摇了摇头:“那泽荒之地之并非寻常地方,阴气十足,若非道行高深之人,纵然进去了恐怕也撑不了多久,暗卫们皆非修为傍身之人,还是莫要牵连无辜了。”

      “那,你可有一同前行的人?”白凤魁左?#21152;?#24819;,能够陪着顾逸轩一同前去的,似乎便是昔封灵、洛林轩这两个同为虚尘宫修道之人。

      顾逸轩点头回道:“母亲放心,逸轩对此事,自?#37034;才擰?#19981;会任由自己陷入险境的。”白凤魁这才稍稍安了心。

      “你打算何?#36924;?#31243;?”从神兵阁出发去泽荒之地,一来一回,少说也得有两月的时间,这些日子,白凤魁已是?#32942;?#20102;顾逸轩在身边,突然又要离开一段时日,当真是极为不舍的。

      “今日傍晚便出发。”留意到白凤魁脸上落寞的神色,顾逸轩心头蓦然一颤,微微俯身,趴在白凤魁的膝头,轻声道:“母亲,逸轩亦是不忍离开你,此事,逸轩自当尽快解决,待逸轩回来,你之身体想来也痊愈的差不离了,届时应当正值冬日,逸轩便与母亲一同赏梅可好?”

      “你这孩子,就会哄母亲开心。”白凤魁心中当是极为欣慰的,脸上浮现一丝笑容,手顺着顾逸轩的头发,轻轻捋了捋。9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