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二百一十一章 酒吧重逢

      小说: 全世界我只剩下你 作者: 凉宵 更新时间:2019-02-21 21:51:55 字数:3272 阅读进度:211/234

      到达c市后萧落第一时间和大赛负责人取得了联系,领奖前负责人建议萧落出来一趟商量细节,约定的地点就在本市很出名的一家商业酒吧,听到酒吧名字的那一?#36255;?#30340;心跳慢了半拍。

      落尘,她和易泽然初次相遇的酒吧。

      拒绝的话?#36127;?#33073;口而出,对方却不给她任何反驳的机会,“颁奖仪式后天就要进行,我只有明天和客户谈完事情有一个小时的空余时间,如果你愿意来就来。”

      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忙音萧落怅然若失地放下电话,本来以为回到c城就可以拥抱太阳,还未睁眼就当头一盆凉水浇下。

      她意兴阑珊地和陆寒川打?#35828;?#35805;,对面却劝她把握住机会尝试一把,可那个地方给她留下的回忆实在太糟糕,了解到她的顾虑后,陆寒川特意联系鹏飞负责接送萧落的工作。

      其实还是她多想了,对方连她的年龄长相都不知道,怎么会像那个经理一样对她有非分之想,安排到那个地点不过是?#29642;?#32780;已,她的担忧与抗拒,大多数与易泽然有关。

      走之前给?#32422;?#26500;造的心里防线,在到达c城的那一刻就全线崩塌,她这只胆小的刺猬又开始竖起全身的尖刺,不肯让任何人靠近。

      c城的气温已经很高了,街上年轻姑娘都穿起各种款式的漂亮裙子,她终于脱掉笨重的外套上街买了套得体的裙装,回去时顺便买了提水果去了陆寒川家里。

      陆父陆母完全不知道陆寒川经历的那场事?#21097;?#21482;一个劲地拉着萧落抱怨?#32422;?#20859;了个白眼狼的儿子,过年都不知道回家看一眼。

      陆寒川从小到大?#36127;?#27809;有离开过父母,就连报考大学都选择了离家最近的c市,陆寒川突然提出辞职离开的想法,两位老人不是没有反对过,但在陆寒川的坚持下还是妥协,最初离开时没有感觉,时间久了想念的感觉就愈发强烈,尤其在春节这种万家团圆的节日,陆父因为这事还病了一场。

      萧落听着两位老?#35828;?#25265;怨,低头望着桌上刚?#26149;?#30340;苹果,红色的果皮上还沾着亮晶晶的水滴,良久的沉默之后她拉起陆母的胳膊轻声道:“?#19968;?#21149;他早点回来,只是他现在有事,可能要一时半会过不来。”

      陆父抬头看了陆母一眼,“你别听她胡说,他要是想在外面闯荡就好?#20040;常?#25105;和他妈身子骨还硬?#21097;?#29992;不着他这么早跑回来尽孝。”

      萧落喉咙一哽,心里被柔软的情绪包裹着,陆寒川从灾难?#34892;?#26469;立刻叮嘱她不要把事情告诉父母,而陆父陆母明明对儿?#24551;?#32928;挂肚却大方地给他自由,这样的家庭氛围是她最羡慕,却也是最求之不得的。

      在陆家吃完午饭出来后已经下午三点,鹏飞提前约了萧落出来喝茶,茶余饭后聊的话题自然和陆寒川有关。

      丁晓冉和那个男人结婚了,婚礼很低调,只有两家的亲信参加?#35828;?#31036;,鹏飞是从丁晓冉口中知道这个消息的,婚礼前一天她拖着行李箱找到了医院,把里面的东西交给了鹏飞保管,里头全是陆寒川买给她的,或者是有纪念意义的。

      鹏飞说话时表情愤愤的,语气里多有不?#21097;?#22905;是真的狠心,一件东西都不留,走得干脆利落,可怜寒川像个傻子一样惦记了她那么久。”

      “如果两个人注定没有结果,早点了断也算是一种解脱。”萧落眨了下眼睛,黑色的瞳?#19990;?#30427;满了细碎的阳光。

      鹏飞见她不愿多聊这个话题,便聊起陆寒川探险的事情,他是个话痨,天南海北总能扯到一块,萧落在?#38405;?#24515;地应和着,傍晚时客气地请他吃了顿晚饭当做答谢。

      从餐厅出来时距约定的时间还有四十多分钟,鹏飞发动车子带她前往落尘,路上又兴奋地聊起那酒吧里发生过的风流韵事,萧落没?#34892;那?#21548;,一路上都盯着窗外的浮光掠影,恬静的?#36710;?#34987;灯光照得煞?#20303;?/p>

      ?#24471;?#25171;开的瞬间她?#36127;?#26159;跳出来的,胸膛剧烈地起伏着,似乎快要窒息死去。

      楼前的Led灯很亮,红色的字体直直地冲进眼底,她一只手握成拳头,掌心冒出粘腻的汗水。

      鹏飞靠着?#24471;?#21483;她的名字,她像踩到尾巴的猫惊恐地回头,瞥见鹏飞脸上关切的表情后她飞快地转身往酒吧里跑。

      她对酒吧的布置并不熟悉,沿着吧台走了一圈都没有找到负责人说的地点,最后在酒吧服务员的提醒下她?#25490;?#28165;酒吧的布置,楼下的消费和格局与寻常的酒吧相似,楼上才是商人们?#24178;?#24847;的包间。

      她顺利地上了楼,转弯就看到对面房间?#25490;?#19978;的字体,走廊灯光很亮,照得那一行小字格外烫人,她站定身体不?#20197;?#24448;前一步,?#36335;?#37027;房间里藏了一堆吃?#35828;?#37326;兽。

      时间无声地推移,她低?#21453;?#24320;?#21482;?#36317;约定时间只剩下五分钟,抬手摸了把发烫的脸?#30504;?#22905;深吸一口气抬手敲门。

      里面传来冷清克制的声音,她推开门,落在喉咙口的措辞在抬头的刹那全都重重地跌进肚子。

      房间里灯光太亮了,她像掉进一片柔软的云雾里,易泽然笔直地坐在她的对面,一只?#38047;?#38597;地端着酒杯,玻璃杯中的红色液体微微摇晃。有几滴溅在杯壁上?#20919;?#27813;沥地落下,那鲜红的颜色和男人红润饱满的嘴唇一般勾人。

      大脑里有个声音告诉她快点离开,可脚下却生了根,她迟钝地对上他的眼睛,黑色的瞳?#19990;?#24102;着几点?#20937;猓?#22914;点缀在黑丝绒上的砖石,亮得夺目。

      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薄唇微抿,只直白地盯着她的眼睛,像是虎视眈眈的猎人盯着?#32422;?#30340;猎物。

      萧落的喉咙越来越干,垂在身侧的?#32456;?#32416;结地拧在一起,对面的男人突然仰头喝酒,红色的液体顺着亮晶晶的杯壁落入他的红唇,喉结滚动,勾得萧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每一个细微的动作。

      一杯酒喝完,他垂下眼睑,黝黑的眼睛饶有趣味地望着萧落,嘴角忽然带了抹危险的笑容,萧落的心一紧,脊背泛起一阵凉意。

      玻璃杯?#36317;?#19968;声落在桌面,易泽然站了起来,白炽灯下他英俊的脸型格外立体,尤其是?#27975;?#26080;意?#32922;?#36215;的弧度,像极了长期幽居城堡的吸血鬼。

      他朝她伸出手,骨节分明,?#31181;感?#38271;。

      萧落的反应慢了半拍,身边不知谁碰了她一下,她才怔怔地伸出右手,?#31181;?#35302;碰的瞬间易泽然脸上的笑意?#30001;睿?#20182;的手恶作剧般捏了下她的掌心,她浑身一震,他掌心处温热?#31508;?#30340;触感通过一层皮肤清晰地传达到她的掌心,可男人漆黑的眼睛仍没有任何感情,就像看着块冰冷的石头。

      “你好,林小姐。”

      易泽然松开手,平静地看着她。

      萧落像只漏了气的皮球,垂头丧气地站在亮得过分的灯光下,心里的波澜洪水般翻涌,片刻的迟钝,她重新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。

      “你好,易先生。”

      易泽然嘴唇动了一下,一言不发地坐下,再没有看萧落一眼。

      坐在易泽然旁边的男人察觉到两人之间不同寻常的意?#21486;?#31505;着招呼萧落过去坐,萧落这才把眼神从易泽然身上移开,余光扫过叶辰似笑非笑的脸,她的心跳得飞快。

      似乎……她似乎落进了一个圈套,而现在,正是收网的时刻。

      她没有推辞,捏着手提包坐在了易泽然右?#30452;擼?#22352;下的瞬间男人漫不经心地看了她一眼,那眼神冷漠到似乎再看?#21543;?#20154;。

      萧落?#34892;?#38590;堪,拿着手提包坐立难安。

      叶?#21483;?#22075;嘻地拿起酒瓶为萧落倒酒,伸头时恰好对上易泽然满是警告的视线,他挑了下眉,笑得愈发嚣张,甚至在给萧落倒完酒后还好心地给易泽然添了一杯。

      房间里除了易泽然和叶辰外还有两个?#21543;?#30340;男人,一个是大赛的负责人,一个是国内出名的设计师,介绍完两个男?#35828;?#36523;份叶辰还故意介绍了易泽然,只是话题转到他身上时,坐在最里面的男人突然放下手里的酒杯,?#22238;?#22320;站了起来。

      “公司里还有其他事情,我先走一步。”

      高大的身影从她身边掠过时萧落轻轻闭上眼睛,狂跳不止的心跳彻底冷静下来。

      是她自作多情了,按照易泽然的?#24895;瘢?#24590;么会这么大费周章地骗她回来?

      叶辰手疾眼快地拉住了易泽然的胳膊,白净的脸上?#20937;?#19968;丝尴?#21361;?#26377;什么事情还要易总这么晚了过去处理?#20426;?/p>

      他压低了声音从牙齿缝里蹦一句话:“你这不是让萧落难堪吗?#20426;?/p>

      易泽然果然停下,视线平静地扫过桌上几个?#35828;?#33080;,重新回到位置坐下。

      叶?#22870;?#30528;酒瓶笑嘻嘻地?#33322;?#27668;氛,另外两个人也心领神会,笑着接下叶?#33050;?#20986;的话题说起大赛中?#20873;?#26377;趣的事情。

      易泽然全程沉默地把玩酒杯,削瘦的脸上浮着层寒意,教人连看都不敢多看他一眼。

      萧落心里憋闷得厉害,双手捏着冰凉的玻璃杯咬紧嘴唇一言不发,叶辰把话题引到她身上时她才会迟钝地抬头回应两句,一番应答过后额头已经挂满汗滴。13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