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四百五十章 梦

      小说: 凉先生宠妻无度 作者: 乔匕霖 更新时间:2019-03-16 14:59:35 字数:2391 阅读进度:450/501

      苏扬洗了澡,躺在酒店的大床上,酒店的床软乎乎的,这次的合作的品牌是国外的一个大牌,果然品?#21697;?#33080;大,连给定的酒店都是最好的。

      苏扬躺着极为舒适,没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      睡着睡?#29275;?#36824;做起了梦来,梦见了她生病了,病得很重很重。

      迷迷糊糊的时候,凉景升直接就把公司的事情给抛在?#22235;?#21518;,回到家就立即开始照顾她。

      凉景升把碗里的药轻轻用汤匙舀起来,放在他那张性感的唇边,轻轻的吹凉了,然后用那好听的尾音呼唤着苏扬的名字:“苏扬,宝贝儿,乖,来喝药了,不喝药好不?#35828;摹!?/p>

      苏扬觉得这个药实在是太苦了,抿着嘴,总是不?#38505;抛臁?/p>

      凉景升没办法,张口就含下一大口的药,敲开了苏扬的唇,直接就怼了进来。

      药的味道充斥着苏扬的鼻息之间,她皱了皱眉眉头,实在是太苦了。

      但是凉景升就是这样的霸道,即?#25925;?#22905;不?#19981;?#36825;样的苦味,也是一定要逼着她把这一整碗苦涩的药给吃下去。

      苏扬其实很?#23383;桑字?#21040;不?#19981;度?#20309;一点点的苦味。

      生病?#35828;?#22905;更是这样,凉景升把药全数喂了进去之后,这才取过一边的糖,同样是含在了嘴里,然后递进苏扬的嘴里的。

      苏扬觉得,这个糖可真是甜啊,甜滋滋的,甜进了她的心头。

      还有一个软软的,甜甜的,似乎比糖还要甜的东西。

      苏扬不肯把这个东西放出去,她怕这个东西一抽走,自己嘴里的苦涩味道就又回来了。

      凉景升没办法,只?#24515;?#25376;她的胳肢窝,苏扬笑了,笑着笑?#29275;?#37027;个软软的甜甜的东西就消失了。

      “凉景升。”

      “?#29275;?#25105;在。我永远都会在你的身边的。”

      凉景升用的是她最?#19981;?#30340;尾音,此时此刻,苏扬只觉得,全世界的温柔,都不急凉景升的一句我在。

      她就像只小猫一样,窝在凉景升的身边,凉景升也抱着她半躺在她的身边。

      这样的生活,她真的很满意。凉景升说的,一直一直的,都会在自己的身边的。

      苏扬突然觉得自己边上一凉,她睁开眼睛,看见的却是凉景升冷漠的脸庞。

      苏扬轻轻的叫着凉景升的名字,凉景升却眼神高傲的看着苏扬,眼中没有一丝温情。

      苏扬跪?#25490;?#36807;去,拖着凉景升的衣角,她说:“凉景升,你怎么了?”

      凉景升却一手甩开了苏扬,苏扬的头瞌在柜子上,流出了血:“你居然敢问我怎么了?要不是因为你,我的公司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损失。”

      “凉景升,我没?#23567;!?#33487;扬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好痛,甚至是心痛到无法呼吸。

      她没有,她真的没?#23567;?/p>

      凉景升蹲下身子,骨节分明的手一下就掐住了苏扬的脖子,他冷冰冰的说:“苏扬,你知道的我的公司,就是我的命,这是我祖母给的,这是我唯一的依靠。”

      “我知道,所以,我绝对不会?#38405;?#30340;公司做什么的。我们之间不是有财产公证的吗??#20063;?#20250;?#38405;?#30340;公司造成伤害的,你信我。”

      “不,你的存在,就是影响我公司存在的因素。苏扬,对不起了。”

      凉景升的手突然用力,苏扬觉得自己就要喘?#36824;?#27668;来了。

      但是更让苏扬窒息的,是凉景升的神情,是凉景升的眼神,这个不是凉景升,不是。

      “啊——”苏扬额头上满是冷汗。

      她睡着睡着从床上掉下来了。

      好在从床上掉下来了,这才结束了这场噩梦。

      她抬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,自己这一天天的到底在想些什么东西,为什么还想到了凉景升伤害自己的事情。

      这明明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。

      苏扬扶住床,站了起来,她抬眼才看见了合作方给安排的这个房间,原来空调出了问题,怪不得自己做梦的时候,忽冷忽热的。

      伸手取过床头柜上面的水,仰头喝了一口。

      随后又盘腿坐在了床上,她摸着自己的脖子,脖子上这串项?#21767;?#32039;的贴着自?#21512;?#23273;的脖子,想必这才是做梦被人掐的罪魁祸首了。

      苏扬一把把项链取了下来,然后靠在了床边,她随手翻着?#21482;?#25165;看到?#21482;?#19978;凉景升的未接来电已经把这个电?#25353;?#21040;快没电了。

      自己?#21482;?#19968;直是静音放在口袋里一直没拿出来的,这才错过了凉景升这么多的电?#21834;?/p>

      没有想要回拨的想法,刚刚那个梦,她到现在还没有消化呢。

      ?#21482;?#23631;幕上面又来了一个电话,是爱丽丝的。

      苏扬这才手忙?#24597;?#30340;?#24433;?#37324;翻出充电器给充上电,接通?#35828;緇啊?/p>

      “喂,爱丽丝。”

      “苏扬,你在美国吗?”

      “我在,?#36824;?#20320;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  明明自己才到没多久,还没跟爱丽丝他们说过这事儿呢。

      “凉景升告诉我的,他又做什么混账事了吧,不然跟我说话时候的那个语气竟然出奇的这么好。”

      爱丽丝就像以前一样,向来是牙尖嘴利的她巴拉巴拉说个不停。

      苏扬这边却愣了愣,是凉景升啊。他知道自己来美国了啊。

      “你总不可能是来给他最说客的吧。”

      “那怎么可能,给你打电话是我也在美国,我们见一面啊。”

      爱丽丝做什么事情,都是有可能的,就是唯独是不可能做凉景升的说客。

      “这么巧,我正好没有行程,那我们等下见吧,我带你去吃一家真宗的牛?#29275;?#29305;别好吃!”

      爱丽丝也是很爽快的回答:“行嘞,美国也算是你的地盘了,你带着我,我放心。”

      “好,那我们等下见!”

      挂?#35828;?#35805;,苏扬的心情一下子都变得十分的兴奋起来了,刚刚心里的阴霾一下就散去了,现在留下的是即将要跟爱丽丝见面的兴奋。

      苏扬收拾自己的时候,突然就想到了刚下飞机的时候,遇见了叶从军的事情。

      这么久过去了,也不知道爱丽丝跟叶从军之间是个什么情况。

      爱丽丝跟自己打电话的时候,也是决口不提叶从军,甚至,渐渐的,脸船上的事情都很少跟自?#33322;?#20102;。

      其实就算是爱丽丝不说,苏扬也多少能够猜到一点,就是她这些日子在船上的日子,肯定没有以前过得潇洒了。

      不然,像是爱丽丝这种性格,肯定船上有什么好玩的一定会跟苏扬分享的。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