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八百六十三章 顺势

      小说: 后手 作者: 可大可小 更新时间:2019-03-16 14:56:49 字数:2576 阅读进度:862/926

      到安全屋后,路承周将头上的假发,脸上的假眉毛、假胡须、眼镜,还有牙套,也都取了下来。

      马玉珍站在路承周跟前,认真地看着路承周一点一点露出真容。

      马玉珍的手微微颤抖着,虽然她早就认识路承周,但现在路承周以“蚂蚁”的身份站到他面前,还是很激动。

      等路承周全部卸下后,马玉珍的脸颊,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。

      她突然向前走了一步,两手张开,然而,靠近路承周的时候,猛然又停了下来。

      少女的矜持,阻止了她最后的行为。

      “你瞒得我好苦。”马玉珍幽怨地叹了口气。

      自从路承周上了警察教练所,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。

      当时她很痛心,然而,路承周依然我行我素,不再参与任?#31389;?#29983;运动。

      到路承周毕业后,进了英租界警务处,程瑞恩对他也有看法了。

      那时候的马玉珍,对路承周也很失望。

      后面路承周参加宪兵分队,成了日本特务,她几乎就绝望了。

      直到得知,路承周竟然是军统海沽站长,马玉珍心里才好过点。

      然而,马玉珍总觉得有些遗憾。

      从内心讲,她还是抗拒的。

      路承周虽然抗日,但毕竟跟自己还不是一路人。

      然而,今天晚上,她却发现,自己以前对路承周的认识都是错误的。

      路承周不是日本特务,也不是军?#31243;?#24037;,而是地下党,是自己的上级,蚂蚁情报小组的组长。

      马玉珍很?#29273;ⅲ?#22905;一直在寻找蚂蚁,而蚂蚁却在自己身边。

      她一直误解了路承周,她自己也潜伏在海沽站,知道当?#24187;?#21351;底有多艰难。

      而路承周,有三重身份,每天都像在?#37117;?#19978;跳舞,稍有不慎,就会死无葬身之地。

      这些年,路承周承受了多少委屈和误解?

      这其中,还有自己的一份。

      哪怕就是想想,她也觉得路承周这些年太不容易了。

      “这是党的命令,组织的需要。不是?#20063;?#21578;诉你,而是不能告诉你。身为?#24187;?#22320;下工作者,党的纪律,还用得着我说?”路承周正色地说。

      “可是,你也得给我点提示啊。”马玉珍举起粉拳,在路承周身上锤了一下。

      ?#23433;?#35828;这些了,日本人已经发现了你的身份,为安全起见,你必须马上转移!”路承周郑重其事地说。

      他知道,要劝服马玉珍很难。

      但?#36824;?#22914;何,也得先劝?#20843;?/p>

      “?#20063;?#36208;!”马玉珍坚定地说。

      “你是不是蚂蚁情报小组的成员?我是不是你的上级?作为?#24187;?#20826;员,你怎么能无组织无纪律呢?”路承周板着脸,冷冷地说。

      “我走了你怎么办?而且,日本人只是怀疑,他们又没确定,我就是抗日分子。”马玉珍固执地说。

      “如果日本人知道了你的身份,除了你之外,还?#26032;?#21460;和马婶。马叔可是海?#33080;?#22996;的人,如果因为你暴露了他的身份怎么办?”路承周严肃地说。

      “就算我是抗日人员,日本人也不能搞株连吧?”马玉珍诧异地说。

      “日本人什么做不出来?”路承周淡淡地说。

      “好吧,我服从命令。”马玉珍无奈地说。

      路承周摆出一副组长的加热,她还能怎么办呢。

      “这就对了嘛。”路承周微笑着说。

      “我知道你肯定有后续计划,跟我说说。”马玉珍好奇地问。

      ?#20843;?#20854;自然,?#20040;?#23822;弘发现二十六号路的死信箱。”路承周缓缓地说。

      “?#20040;?#23822;弘发现死信箱?”马玉珍吃惊地说。

      她熟悉路承周的做?#36335;?#26684;,?#19981;度?#25932;人自以为得逞。

      比如说雷晓岩,就是最好的例子。

      难道,现在又要轮到蚂蚁情报小组了吗?

      “只有这样,你才能顺利转移。当然,也可以借这个死信箱,给日本人一点教训。”路承周微笑着说。

      “需要我配?#19979;穡俊?#39532;玉珍问,现在蚂蚁情报小组就剩下她跟路承周,死信箱里的情报,总不能让路承周一个人去放吧。

      ?#23433;?#24517;。”路承周摇了摇头,他怎么能让马玉珍冒险呢。

      暴露死信箱,只是为了掩护马玉珍转移罢了。

      “你的身份很重要,我觉得没必要再在死信箱放情报。”马玉珍说。

      “我的身份会不会暴露。就算要配合,也要等你安全之后再说。”路承周摇摇头,缓缓地说。

      “我安全之后呢?”玉珍问。

      “去根据地。”路承周缓缓地说。

      ?#23433;?#34892;,?#19968;?#24471;当你的交通员。这是当初田书记给我的任务,我一定要完成好。”马玉珍坚定地说。

      “你又不听命令?这样怎?#38180;?#22320;下工作?”路承周佯装嗔恼地说。

      ?#23433;还埽?#21453;正我要跟你在一起。”马玉珍说完之后,突然意识到了自己话中的语病,脸上浮起两朵红云。

      “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长着呢,分别,不就是为了将来重逢么?”路承周微笑着说。

      如果说路承周对马玉珍没感情,那是假的。

      可从李向学将他引向革命道路后,路承周将所有的情感全部压在心底。

      哪怕他现在以蚂蚁的身份,出现在马玉珍面前,也是以工作第一。

      “好吧。”马玉珍听到路承周的话,像吃了蜜似的。

      “现在,我跟你说说接下来的计划……”路承周轻声说。

      马玉珍晚上还是回到了自己的住处,回家之后,她将所有可能暴露身份的书籍、稿纸全部销毁。

      第二天,马玉珍依然照常上班,也去了英租界的二十六号路?#22836;?#31199;界的第二十五号路。

      但是,在这两条?#37073;?#22905;都找了采访对象。

      至于那个电线杆,马玉珍只是经过,并没有停留。

      “老师,?#34433;?#27491;面接触一下马玉珍。”路承周下午找到川崎弘,向他汇报着说。

      “可以。”川崎弘缓缓地说。

      “鉴于我与马玉珍之前的关系,能否从特高班派个人同行?比如说,熟悉情况的?#21364;?#21513;?#23567;!?#36335;承周正色地说。

      “当然可以。”川崎弘点?#35828;?#22836;,就算路承周不说,他也会派人监视的。

      既然路承周提出来,他正好顺势而为。

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