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238.金陵谍影(二)

      小说: 大明职场 作者: 禾风细雨 更新时间:2019-02-21 21:51:51 字数:3307 阅读进度:239/243

      不能恋栈!刹那间,黑色的墨云竟然闪出精光,凛然果决的一扫,如虹的剑气同时指向三人,与此同时,脚下不做停留,凌空再度发力,向东面?#24651;?#33324;逃去。

      一个纵身还没等落地,就听前方嘭的一声,一声爆响之后,一个黄色的火焰球腾空而起,显然,前方有人示警。

      姚光启运功换气,急转身向北,与此同时,他看到刚刚升起火球的那个地方蹿出四个黑影,正拦在自己刚刚的必经之路上。

      还没来得及庆幸,就听身后嗖嗖?#24178;?#37027;必?#28165;?#31661;来袭,他再度运气一沉,身子急速下落,弓着身子落地。

      此刻姚光启恰好落到巷子的道路正中,这巷子两侧是普通民居,难以藏匿,只能向两端出口逃走,但他尚未启动,身后又是几支弩箭随身而至,他向前一闪躲开弩箭,索性向前逃去。

      前方就是巷口,不对,那巷口刚刚有一道光闪过,?#26032;?#20239;!姚光启迅速做出判断,与此同时,他如蛇一般来了个回形转身,出人意料的向身后跑去。

      身后紧追的四个锦衣卫一愣,他们没料到这贼居然还?#19968;?#36523;正面相对,他们来不及装填弩,举起绣春刀迎头便?#22330;?/p>

      绣春刀自然不会被姚光启看在眼里,墨云随便一扫,硬生生将四?#35828;牡度?#37096;砍断,与此同时,在四个人目瞪口呆的神态下,姚光启腾空越过了他们的头顶。在飞过四人头顶的同时,还不忘顺手摘下了两个?#35828;耐方懟?/p>

      这条巷子很短,姚光启没跑几步就到了另一个出口,他留了个?#38590;郟?#27809;有直接窜出巷口,而是将刚刚摘来的两块?#26041;?#32465;在墨云上,将墨云先扔了出去。随后,他纵身一跃,身体跟在墨云之后蹿出了巷子。

      果然,?#33050;?#19968;共十几只弩箭射向了墨云,跟在剑后的姚光启则平安无事。他顺手在空中接过剑,脚尖一点,飞身跃入前方的巷子?#23567;?/p>

      “朝那边去了”、“追。”身后传来杂乱惊慌的叫声和脚步声,人数在十几人以上。姚光启一边跑一边观察,回头扫了眼追兵,一个健步翻身上?#20581;?#20182;故意暴漏在追兵的视线中,抄起几块转头和瓦片,对着后面的追兵甩了过去。

      “啊”一个人?#25442;?#20013;,一声惨叫传来,但更多的砖头和瓦片没有击中,落地摔的粉碎,追兵脚步没有停,但这一躲闪却耽误了功夫,被姚光启拉开了距离。只剩下两边房顶和墙上的锦衣卫?#23545;?#30340;紧跟着。

      姚光启翻身落地,又沿着巷子一阵狂奔,经过一条十字路口,转入一条又?#36867;?#31364;的巷子,南面的出口就在前面几十步之外,但那里光影晃动,定?#26032;?#20239;无疑,姚光启毫不犹豫的向北面跑去。

      “他转过去了。”后面追兵又有人喊道。

      声音传入耳朵的同时,姚光启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袭来,他警觉的一缩头,就势向前一滚,几只弩箭呼啸着从他的头上飞了过去,刚刚自己若是稍有犹豫,就会被这几只弩箭射个穿堂。

      这埋伏正好为我所用,姚光启一个翻身,身子将起未起之时,凝功运气,全力向着弩箭飞来的方向蹿了出去。

      亏了他身法?#22836;从?#22815;快,沿着弩箭过来的路线反冲出巷口,几个锦衣卫一手提刀一手端着弩封住了巷口,但这几个人完全没想到竟然贼人竟然有如此敏捷的身法,当他们?#20174;?#36807;来的时候,姚光启已经窜出巷口十步之外。

      那几个锦衣卫急忙转身,来不及再次装填弩,留下一个小旗官在后,其他人一起提着刀猛扑向姚光启,那个留在后面的小旗官从怀中拿出一支竹筒,一晃火折子,麻利的点燃了竹筒的,通的一声巨响之后,一道绿色的烟花直冲夜空。

      这是田中同的命令,只要点燃竹筒,竹?#19981;?#21521;天空射出烟花,周围的人就会知道哪里有敌情,夜间用此示警,简?#23376;?#20934;确。

      姚光启不想对方的布局如此周密,锦衣卫一定正在向这里汇集,他不敢恋?#21073;?#19968;连斩断五柄绣春刀,趁敌人不敢上前之?#21097;?#20182;低头抄起两把刀柄,猛地向东面扑去,那些锦衣卫意味他要向前?#26179;В?#27627;不犹豫的也追扑了上去。

      不?#19978;?#23002;光启这一扑是假,他突然转身,以剑气开道,那几个来不及?#20174;?#30340;锦衣卫竟然扑了个空。他脚下再一发力,嗖的一声再次钻入刚才蹿出来的那个巷子。

      巷子的另一端脚步声越来越近,听起来越发的杂乱急促,追兵已至,两边距离只有不到三十步了,转眼间就将相遇。姚光启侧耳一听,随即左手一甩,一把残刀的刀柄出手,迎着对面的追兵飞去。

      对面的锦衣卫没想到此处竟然?#26032;?#20239;,只听到一声怪响,黑暗之中根本看不清来物,忙不迭趴在地上躲过刀柄,就在他们俯身的一瞬间,短刀和姚光启一先一后从他们的头上飞了过去。

      这几个人还没?#20174;?#36807;来,就听巷子外面的同伴喊道:“堵住他,跑过去了。”

      几个追兵这才知道上?#35828;保?#19968;跃而起翻身追去,但为时已晚,他们的身法远不如姚光启,转眼间已经被姚光启跃至三四十步之外。

      这几个人一边奋力追,一边高喊:“北边堵,贼人往北去了。”

      姚光启转眼间来到巷口,他故技重施,又是甩出一柄断刀开路,自己则跟在断刀之后,飞身窜出巷子。

      刚出巷口,又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,听这声音,至少有六七个人包围了过来,姚光启再次一跃上房,略辩了辩方向后,向西面跃去。

      “上房了,追”、“在那边房顶上”后面的锦衣卫紧追不舍,有些跳上房,有些则在地面上跟着。

      姚光启总感觉哪里不对,总感觉对方没有用尽全力抓自己,到底是哪里不?#38405;兀?#29255;刻之后,他终于想明白了,刚刚屋子里?#35828;?#35828;外面有天罗地网,可是眼下怎么只有这么少的人在包围追击自己?难道区区几十号人就是天罗地网?

      他脚下不敢松劲,很快便穿过了五条巷子,后面的追兵?#24808;?#32463;甩开了好长一段,他刚要松口气,冷不防迎面嗖嗖嗖一阵尖利的破空声,一阵密集的弩箭迎面而来。

      姚光启?#21040;?#19981;好,前面还有重兵埋伏,这是个圈?#20303;?/p>

      他已经没有时间多想,在千钧一发之?#21097;?#20182;没有向下,而是运气强行向上一跃,躲开了那些弩箭,与此同时,他看清了前方三十步之外有几处微弱的光点,那是箭镞在月光下反射的光芒。

      姚光启落下时正好落在一处民房之上,他脚下发力,将脚下的瓦片镇的粉碎,顺手抄起几颗瓦片,一提前,身形兜了一条弧线向那几处光点冲了过去。

      弩箭装填需要时间,姚光启要抓住这个空档,因此全力向前猛扑,同时手中的瓦片甩出,直取那些光点。

      就在他认为瓦片将会再次为自己开辟一条通道的时候,只听铛铛?#24178;?#37027;几个瓦片?#25442;?#33853;在地。显然弩手旁边有人保护,前面是重兵布防。

      姚光启赶紧调转方向,毫不迟疑的向南逃去。但刚一个纵身,又是一阵密集的弩箭迎面而来,姚光启不得不压低身形躲开弩箭,很明显,南面的敌人不比西面少。

      与此同时,东面和北面一连串脚步声已经越来越近,

      真是好笑,自己刚?#26632;?#22312;暗中得意,还天真的认为自己这一系列的路线定然出敌人意料,会让敌人措手不及呢,其实自己一直在按照对方设计好的路线在跑,最?#31456;?#20837;了对方设计好的圈?#20303;?/p>

      田中同不愧是布局的高手,抓?#35828;?#31215;年,他原本也没指望刚刚巷子里的锦衣卫能抓到人,目的只是打草惊蛇,而且他深知这刺客武功高强,自己的手下根本不是对手,所?#36816;?#24067;了一个三面紧一面松的口袋阵,南北东三个方向都有人手拦截,只有西面人手较少,将刺客一步步赶到西面这个巨大的圈?#23383;?#26469;,那帮蠢货手下就能收网了。

      田中同见刺客中计,自己精心布局的大网奏效,心中不免暗自得意,你这贼子武功高强又能如何,还不是落入了我的圈?#23383;?#20013;,

      “不要轻举妄动,逐渐收缩圈子,拖住他,等天亮。还有,让兵马司那帮废物赶紧过来,在外围再布一层。”田中同虽然得意,但并未忘形,他知道对方不仅轻功?#35828;茫?#24515;智也远超常人,夜间收网很可能被钻空子,所?#36816;?#35201;等,只要再过半个时?#21073;?#22825;色就要放亮了,到那时,你就是绝世高手,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。

      见锦衣卫完成了包围,却不向自?#33322;?#25915;,姚光启立刻就看出了对方的意图,看来敌人不仅聪明绝顶,而且异常谨慎。他明白,一旦等到天亮,视线清晰了,那时收网,自己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脱了。

      姚光启既着急又纠结,天黑确实不利于对方抓捕,但同样不利于自己?#26179;В?#33258;己根本看不清对方的人数和位置,盲目冲过去很可能就是自?#22581;?#32593;。可是一旦天亮,那时自己虽然能看清对方的布阵,但对方看自己也更清楚,失去了夜色的掩护,自己就是插翅也难逃了。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