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4. 第384章 委实不公

      小说: 报告谢少,你老婆有喜了 作者: 朱七慕九 更新时间:2019-03-16 14:55:53 字数:3229 阅读进度:384/405

      小÷说◎网】,♂小÷说◎网】,

      日方的突然宣战,让奉川的局势一下变得紧张起来。

      而入侵的广埠县乃是胡家的地盘,胡?#26368;?#36805;速召集部下开会,罢免了胡金瑜在军中的一切职务,同时宣布胡金璞接任胡金瑜的职位,前去广埠县指挥战斗。

      能顶替胡金瑜的位置,胡家二房欢天喜地;可是让对军事理论一窍不通的儿子上战场,二房人是万万不同意的。

      ?#32610;?#23376;弹无眼,金璞什么都不会,万一有个?#20040;酰?#37027;怎么办?我不同意!”

      护孙心切的胡家老太太,带着胡炎成当即就闹到了长子面前。

      “金璞是不顶事,可二弟在军中为金璞安插的这些人,个个本事通天。我让他们跟着去,等把日本人击退了,还能为金璞挣一份军功,这不正好是金璞树立威望的时候吗?金璞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儿子,娘和二弟难不成还担心我害他?”

      胡?#26368;?#25226;手中的长烟杆缓缓放下,眉目间难掩疲色。这两天发生的事,让他一瞬老了好?#26438;輳部?#28165;了很多东西。

      他气独女的离经叛道,又恨胡炎成的表里不一。既然都想把胡金璞捧出来,现在机会来了,就让他去,他倒是要看看这个被老太太荣宠长大的少爷到底立不立得起来!

      胡?#26368;?#30340;话句句为胡金璞考虑,把胡老太太和胡炎成堵得哑口无言。

      母子二人不懂打战,略微思索了一下,便接受了长兄这看似好心,实则处处是坑的建议。

      事情仿佛已经尘埃落定了,可当天夜里,一直行踪不明的胡金瑜居然回来了,随她一起到帅府的,还有谢洛白。

      “来人,还不把这个逆女拿下!”

      甫一见她跨过门槛,胡?#26368;?#20415;命左右把她擒住。?#27426;?#23376;戴绿帽子?#35874;?#26377;先例。可被女儿那完全是耸闻所未闻。这些天,奉川城内流传的风言风语,胡?#26368;?#22810;少都有耳闻,一想到那不堪入耳的内容描绘的主人公是自己,胡?#26368;?#23601;要气疯了!

      “大帅且慢,我今天和胡小姐前来,是有正事相商,还请大帅听我们说完再处置胡小姐不迟。”、

      只见胡金瑜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而谢洛白阔步上前挡在她前面,将她护着。

      胡?#26368;?#24515;下狐疑。

      “莫非谢少是想告诉我,你和本帅这个逆女已经决定结婚了?”

      直到如今他总算明白了女儿拒绝嫁给谢洛白?#24050;?#25321;楼元煊的原因,可?#20405;?#21069;胡金瑜对谢洛白的求婚从不表态,难不?#19978;?#22312;又同意了?

      若是如此,事情倒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。

      ?#38393;?#35874;咯白目光一沉,说出来的话却完全不是胡?#26368;?#30340;期望。

      “谢少,既如此就没有什么好谈的!念你在奉川是客,你联手这个逆女骗我一事本帅既往不咎。不过现在东北内忧外患,已经没有能力再和你合作,请你走吧。”

      当着他的面把姜萱要走,转眼就被胡金瑜金屋藏娇。他还没有死呢,这两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兔崽子就公然在他眼皮子低下暗度陈仓,完全把他当傻子耍!

      话音?#31456;洌?#24038;右的士兵就阔步过来,对谢洛白做了个请了姿势。

      谢洛白站定不动。“六姨太一事,虽说对大帅有些抱歉,可若非大帅迟迟无法放楼公子,谢某也你会出此下策。”

      谢洛白的目光往身侧淡淡一扫,胡家帅府的士兵震慑于他?#30475;?#30340;气场,就再也不敢动了。

      ?#32610;?#20214;事之所?#38405;?#24471;满城皆知,胡家二房功不可没,?#19978;?#24687;流出的,还是从楼公子方向。即便如此,你们还要?#31361;?#22478;合作吗?”

      消息上报后,胡?#26368;?#24403;即就命人查封了报馆。都不需要严刑逼供,背后的操盘手就被?#20999;┟还?#27668;的文人卖了干净。

      他虽然动不了楼元煊,可胡炎成还是能收拾的!

      胡?#26368;?#27668;他这些年为胡家出生入死,挣得一份家?#25285;?#21363;便心中不愿,还是为了家族?#26377;?#36807;继二房长子。可自己的亲弟弟为了自家利益,在他背后捅刀子。

      只是他这个弟弟也知道东窗事发难以?#28142;?#26089;早请来胡老太太坐镇家中,反而让胡?#26368;?#19968;通火无处发泄,还遭受一顿责难。

      于是他干脆逐了他们的心意,只不知这位矜贵的少爷有上战场的?#32781;?#26377;?#25381;谢?#30528;回来的命?

      胡?#26368;?#37325;重拍桌,冷笑道。

      ?#32610;?#20123;就无需谢少操心了,总归此乃本帅的家务事,算计了本帅,以为就能全身而退?”

      ?#38393;?#21548;了这句话,谢洛白非但没有被说服,目光越发肃穆。

      “大帅是打算让胡金璞上战场,最后马革裹尸,以广埠县、甚至东北更多的地盘为代价,换取二房的悔不当初?”

      胡?#26368;?#21756;了一声,声音中气怒难掩。

      ?#32610;?#32993;家没有老子,以为凭个阿猫阿狗都能震住?笑话!既然有人敬酒不吃吃罚?#30130;?#37027;本帅也无需顾念手足情谊。”

      他声音极大,震得帅府客厅顶?#35828;乃?#26230;吊灯都在晃动。众人大气也不敢出,气氛霎时静谧得可怕。

      ?#21543;?#20026;东北之首,大帅怎能以家族恩怨,致华夏国土百姓不?#32781; ?/p>

      胡?#26368;?#22312;气头上,听到谢洛白一个矛头小子居然教训他,更是怒不可遏。

      面前的桌子被重重推在地上,胡?#26368;?#20174;圈椅上站起来,盯着谢洛白的眼神仿若要把人吃掉。

      “什么狗屁华夏国土百姓。老子都?#36824;?#20154;耻笑了,寄予厚望的女儿和同脉相出的弟弟都这样坑我,还管别的干甚,就让他们和老子一起陪葬!”

      “还请?#26438;?#19977;思!”

      这样的失态,连一直默不作声的胡金瑜也惊愕地从地上抬起头。

      “?#26438;Т有?#25945;导我,抢一方地盘,保一方平安!我们胡家出生虽不光彩,可自?#26438;?#22352;镇东北,治下的城郭无一不百姓?#37096;担?#32463;济繁荣。若是因为我的不是,让?#26438;?#39072;覆初衷,那金瑜就是死一百次,都不足以抵消我的罪过!”

      地上的女儿,即便跪在地上依旧腰板挺直,是他最大的骄傲,也是心头的遗憾。

      为何就不是个儿子呢,不然,别说一个姜萱,就是十个,一百个,一千个,他都会满足他!

      可因为性别的不一样,现下胡金瑜再如何认错,胡?#26368;?#37117;无法原谅她!

      “当初就不应该让你去领兵打战!女儿家就应该关在后院好好绣花,等到了岁数打发嫁出去。就是因为为父的偏爱,可你,你都做了什么?”

      胡?#26368;?#25351;着胡金瑜的手不断在抖,到最后,痛心疾首的情绪让胡金瑜都有些崩,只一味地跪在地上对胡?#26368;?#35828;对不起。

      这一场父女的纠葛,注定是三言?#25509;?#35828;不清了。

      本来谢洛白也不想插手胡家的家事,可看胡金瑜这个样子,也多少为她鸣不平。

      “胡小姐纵是女儿身,可指挥作战的本事,不仅远超很多男人,况且在华夏也是排的上号的。谢?#27785;?#23398;德国时,军校中也有女学?#20445;?#32780;在我的麾下,也有女将。再说古?#35874;?#26408;看替父从军,现在时代不同了,女子领兵打战,谢某并不认为哪里不妥!

      而让大帅和胡小姐不和的?#24405;?#34429;说有些难以接受,可也没哪里错了,只不过胡小姐?#19981;?#30340;人刚好是个女人罢了。男人尚且有龙阳之好,淮城的展总长还有包养戏子养小倌的私好。怎么?#38405;?#20154;,便是风月雅?#32781;?#23545;女人,?#31361;?#20102;天际?如此双标,委实不公!”

      这一番话,别说胡?#26368;?#35273;得惊世骇俗;便是胡金瑜也呆了。

      谢洛白再次寻到自己,?#36864;?#21512;作,胡金瑜虽迫于形势和他勉?#30475;?#25104;了?#24425;叮?#21487;自始至终都在暗中戒备他。听说父亲对姜萱下了格杀令,沈溪草派人救下,还以为会不会是二人唱的双簧。

      以至于谢洛白?#36864;?#22374;言,即便胡金瑜后面改变主意,姜萱依旧会完好无损地交还她,他从未想过以姜萱再?#25105;?#25375;,胡金瑜都是不信的。

      ?#38393;?#36825;个男人,竟在这个时候帮她说话。

      即便只是为了大局所趋的附会,胡金瑜都很感激。

      更何况,谢洛白的表情和音节都分外真诚,让胡金瑜对他的印象改观颇大。

      胡?#26368;然?#36523;一震,说不动容是不可能的。女儿能有如今的成就,付出的努力,他做父亲的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只是她怎么偏偏……

      注意到胡?#26368;让?#26377;松动,谢洛白趁势道。

      “胡小姐这事,很好解决,按照现在的?#38469;?#25163;段,伪造照片并非难事。只要我们舆论造势,这事情很快就能平息,大帅大可不必困扰。”

      见胡?#26368;?#40664;不作声,谢洛白继续。

      “日本人侵?#19968;?#22799;,公然宣布战事,这已经不是东北和日?#23616;?#38388;的恩怨,乃是华夏和日本的国际纷争。

      我明天就通电全国,并打算联合各地军阀,支持东北军抗日。而我与胡小姐已经结成异姓?#32622;茫?#21482;消大帅示下,我就发电雍州,为东北提供兵力和物资援助。

      而我的条件,便是让金瑜?#25351;?#21407;职,不知大帅可愿意接受我这个盟友?”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玩法
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
        1. <thead id="7ys22"><sup id="7ys22"><kbd id="7ys22"></kbd></sup></thead>
        2. <label id="7ys22"><legend id="7ys22"></legend></label>
        3. <output id="7ys22"><ruby id="7ys22"></ruby></output>